所有分类
高级搜索

热门关键词: 阿兰德波顿二号首长小牛顿

购物车(0

我的宝贝

收藏该商品

分享到:
售  价: ¥22.4    
定  价: ¥32.0  折扣:7折    
送积分: 22 积分 商品库存:
库  存: 有货    
我要买
ISBN:9787530211045
作者:三毛
译者:
出版社: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13年09月
版次:1
印次:Array
页数:
开本:16开
字数:
纸张:胶版纸
包装:平装-胶订
印刷时间:2013年09月01日
商品详情 商品评论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1.《雨季不再来》:从青涩敏感的二毛,蜕变为智慧成熟的三毛,而成长过程中的赤子之心,始终不渝。
      2.《撒哈拉的故事》:三毛最受欢迎的作品集,带领读者走进传奇的沙漠世界。
      3.《稻草人手记》:点点滴滴尽述加纳利岛生活中的情趣与无奈,朴实而谐趣,令人笑叹。
      4.《温柔的夜》:阅遍种种人情冷暖之后,溢于三毛笔端的依然是对大千世界的温柔观照,真挚动人。
      5.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:荷西意外去世。哀恸过后的坚强,让这位深情女子更加美丽。
      6.《万水千山走遍》:在中南美洲和祖国大陆的游历见闻。读者不妨跟随她的脚步,也做一次纸上的旅行。
      7.《送你一匹马》:字里行间中透露出来的,是生命中的痛苦与思索,是对家人和朋友满怀的爱。
      8.《亲爱的三毛》:三毛与读者进行了亲密的书信往来,以其成熟、平和的心境感染并帮助了很多人。
      9.《我的宝贝》:彩色完整版首次出版,收录三毛走遍万水千山收集的80余件宝贝的来历故事及全部精美照片。
      10.《滚滚红尘》:三毛唯一一部电影剧本,获金马奖八项大奖。

  • 作者简介

    三毛,(1943-1991)本名陈懋平,因为学不会写“懋”字,就自己改名为陈平。十三岁就跷家去小琉球玩,初中时逃学去坟墓堆读闲书。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,快乐与疼痛都夹杂其中。她没有数字观念,不肯为金钱工作,写作之初纯粹是为了让父母开心。她看到一张撒哈拉沙漠的照片,感应到前世的乡愁,于是决定搬去住,苦恋她的荷西也二话不说地跟着去了。然后她和荷西在沙漠结婚了,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,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,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,“三毛热”迅速地从台港横扫整个华文世界,而“流浪文学”更成为一种文化现象!接着,安定的归属却突然急转直下,与挚爱的荷西锥心的死别,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,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,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。接着她尝试写剧本、填歌词,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。终于,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,逃离到没人知道的远方,继续以自由不羁的灵魂浪迹天涯。她就是我们心中浪漫、真性情、勇敢潇洒的——永远的三毛。

  • 编辑推荐

     《三毛全集》编辑推荐:三毛,文学史上难以复刻的传奇女子。她浪迹天涯,走遍万水千山,写尽生命的狂野与温柔。她已转身,却不曾远离;她是我们心中浪漫、真性情、勇敢潇洒的,永远的三毛。《三毛全集》共十一册,全新纪念版由设计师聂永真倾情设计。 

  • 试读

    结婚记
      1
      去年冬天的一个清晨,荷西和我坐在马德里的公园里。那天的气候非常寒冷,我将自己由眼睛以下都盖在大衣下面,只伸出一只手来丢面包屑喂麻雀。荷西穿了一件旧的厚夹克,正在看一本航海的书。“三毛,你明年有什么大计划?”他问我。
      “没什么特别的,过完复活节以后想去非洲。”
      “摩洛哥吗?你不是去过了?”他又问我。
      “去过的是阿尔及利亚,明年想去的是撒哈拉沙漠。”
     荷西有一个很大的优点,任何三毛所做的事情,在别人看来也许是疯狂的行为,在他看来却是理所当然的。所以跟他在一起也是很愉快的事。
     “你呢?”我问他。“我夏天要去航海,好不容易念书,服兵役,都告一个段落了。”他将手举起来放在颈子后面。“船呢?”我知道他要一条小船已经好久了。
      “黑稣父亲有条帆船借我们,明年去希腊爱琴海,潜水去。”我相信荷西,他过去说出来的事总是做到的。
      “你去撒哈拉预备住多久?去做什么?”
      “总得住个半年一年吧!我要认识沙漠。”这个心愿是我自小念地理以后就有的了。
     “我们六个人去航海,将你也算进去了,八月赶得回来吗?”我将大衣从鼻子上拉下来,很兴奋的看着他。“我不懂船上的事,你派我什么工作?”口气非常高兴。
      “你做厨子兼摄影师,另外我的钱给你管,干不干?”
      “当然是想参加的,只怕八月还在沙漠里回不来,怎么才好?我两件事都想做。”真想又捉鱼又吃熊掌。
     荷西有点不高兴,大声叫:“认识那么久了,你总是东奔西跑,好不容易我服完兵役了,你又要单独走,什么时候才可以跟你在一起?”荷西一向很少抱怨我的,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一面将面包屑用力撒到远处去,被他一大声说话,麻雀都吓飞了。
      “你真的坚持要去沙漠?”他又问我一次。
      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,我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。
      “好。”他负气的说了这个字,就又去看书了。荷西平时话很多,烦人得很,但真有事情他就决不讲话。
    想不到今年二月初,荷西不声不响申请到一个工作,(就正对着撒哈拉沙漠去找事。)他卷卷行李,却比我先到非洲去了。我写信告诉他:“你实在不必为了我去沙漠里受苦,况且我就是去了,大半时间也会在各处旅行,无法常常见到你。”荷西回信给我:“我想得很清楚,要留住你在我身边,只有跟你结婚,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减去这份痛楚的感觉。我们夏天结婚好么?”信虽然很平实,但是我却看了快十遍,然后将信塞在长裤口袋里,到街上去散步了一个晚上,回来就决定了。今年四月中旬,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退掉马德里的房子,也到西属撒哈拉沙漠里来了。当晚荷西住在他工作的公司的宿舍里,我住在小镇阿雍,两地相隔来回也快一百里路,但是荷西天天来看我。“好,现在可以结婚了。”他很高兴,容光焕发。
     “现在不行,给我三个月的时间,我各处去看看,等我回来了我们再结婚。”我当时正在找机会由沙哈拉威(意思就是沙漠里的居民)带我一路经过大漠到西非去。
      “这个我答应你,但总得去法院问问手续,你又加上要入籍的问题。”我们讲好婚后我两个国籍。
     于是我们一同去当地法院问问怎么结婚。秘书是一位头发全白了的西班牙先生,他说:“要结婚吗?唉,我们还没办过,你们晓得此地沙哈拉威结婚是他们自己风俗。我来翻翻法律书看”他一面看书又一面说:“公证结婚,啊,在这里这个啊,要出生证明,单身证明,居留证明,法院公告证明……这位小姐的文件要由台湾出,再由中国驻葡公使馆翻译证明,证明完了再转西班牙驻葡领事馆公证,再经西班牙外交部,再转来此地审核,审核完毕我们就公告十五天,然后再送马德里你们过去户籍所在地法院公告……。”
     我生平最不喜欢填表格办手续,听秘书先生那么一念,先就烦起来了,轻轻的对荷西说:“你看,手续太多了,那么烦,我们还要结婚吗?”“要。你现在不要说话嘛!”他很紧张,接着他问秘书先生:“请问大概多久我们可以结婚?”
     “咦,要问你们自己啊!文件齐了就可公告,两个地方公告就得一个月,另外文件寄来寄去嘛我看三个月可以了。”秘书慢吞吞的将书合起来。
     荷西一听很急,他擦了一下汗,结结巴巴的对秘书先生说:“请您帮忙,不能快些么?我想越快结婚越好,我们不能等。”这时秘书先生将书往架子上一放,一面飞快的瞄了我的腰部一眼。我很敏感,马上知道他误会荷西的话了,赶快说:“秘书先生,我快慢都不要紧,有问题的是他。”一讲完发觉这话更不伦不类,赶快住口。
     荷西用力扭我的手指,一面对秘书先生说:“谢谢,谢谢,我们这就去办,再见,再见。”讲完了,拉着我飞云似的奔下法院三楼,我一面跑一面咯咯笑个不停,到了法院外面我们才停住不跑了。“什么我有问题,你讲什么嘛!难道我怀孕了。”荷西气得大叫。我笑得不能回答他。
      2 
     三个月很快的过去了。荷西在这段时间内努力赚钱,同时动手做家具,另外将他的东西每天搬一些来我的住处。我则背了背包和相机,跑了许多游牧民族的帐篷,看了许多不同而多彩的奇异风俗,写下了笔记,整理了幻灯片,也交了许多沙哈拉威朋友,甚至开始学阿拉伯文。日子过得有收获而愉快。当然,我们最积极的是在申请一张张结婚需要的文件,这件事最烦人,现在回想起来都要发高烧。
     天热了,我因为住的地方没有门牌,所以在邮局租了一个信箱,每天都要走一小时左右去镇上看信。来了三个月,这个小镇上的人大半都认识了,尤其是邮局和法院,因为我天天去跑,都成朋友了。那天我又坐在法院里面,天热得像火烧似的令人受不了。秘书先生对我说:“好,最后马德里公告也结束了,你们可以结婚了。”“真的?”我简直不能相信这场文件大战已结束了。
      “我替你们安排好了日子。”秘书笑眯眯的说。
      “什么时候?”我赶紧问他。
      “明天下午六点钟。”“明天?你说明天?”我口气好似不太相信,也不开心。
     秘书老先生有点生气,好似我是个不知感激的人一样。他说::“荷西当初不是说要快,要快?”“是的,谢谢你,明天我们来。”我梦游似的走下楼,坐在楼下邮局的石阶上,望着沙漠发呆。
     这时我看到荷西公司的司机正开吉普车经过,我赶快跑上去叫住他:“穆罕默德沙里,你去公司吗?替我带口信给荷西,请告诉他,他明天跟我结婚,叫他下了班来镇上。”
      穆罕默德沙里抓抓头,奇怪的问我:“难道荷西先生今天不知道明天自己要结婚吗?”
     我大声回答他:“他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”司机听了看着我,露出好怕的样子,将车子歪歪扭扭的开走了。我才发觉又讲错话了,他一定以为我等结婚等疯了。
      荷西没有等下班,他一下就飞车来了。“真的是明天?”他不相信,一面进门一面问。
      “是真的,走,我们去打电报回家。”我拉了他又出门去。
      “对不起,临时通知你们,我们事先也不知道明天结婚,请原谅。”荷西的电报长得像写信。
     我呢,用父亲的电报挂号,再写:“明天结婚三毛。”才几个字。我知道父母收到电报不知要多么安慰和高兴,多年来令他们受苦受难的就是我这个浪子。我是很对不起他们的。
      “喂,明天你穿什么?”荷西问我。
      “还不知道,随便穿穿。”我仍在想。
      “我忘了请假,明天还得上班。”荷西口气有点懊恼。
      “去嘛,反正下午六点才结婚,你早下班一小时正好赶回来。”我想当天结婚的人也可以去上班嘛。
      “现在我们做什么,电报已经发了。”他那天显得呆呆的。
      “回去做家具,桌子还没钉好。我的窗帘也还差一半。”我真想不出荷西为什么好似有点失常。
      “结婚前一晚还要做工吗?”看情形他想提早庆祝,偷懒嘛。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我问他。
      “想带你去看电影,明天你就不是我女朋友了。”
      于是我们跑去唯一的一家五流沙漠电影院看了一场好片子《希腊左巴》,算做跟单身的日子告别。
      ……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
新手上路
售后流程
购物流程
发票制度
配送与支付
货到付款
配送方式
网上支付
会员中心
资金管理
我的收藏
我的订单
服务保证
退换货原则
售后服务保证
产品质量保证
联系我们
常见问题
选机咨询
投诉与建议